40678014154_1ab95323eb_k (1)
昨天為了幫女兒改作業,隨手拿起抽屜角落的一支Cross鋼筆裝起Waterman的紅墨水,隨手寫了幾個字以後,我心理開始驚嘆這筆的出墨真的不錯,細中帶濕,濕中又帶著微微的刮紙感,很不錯。說真的除了一款Cross的古董筆外我沒有想過收這牌子的筆。對我而言這就是文具店裡面賣的禮品,完全沒有收藏價值,作為一個認真的玩筆人我怎麼可能收這種東西。隨著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我心理開始一直浮出一個字,心魔,我開始問自己為什麼從來都不想碰這隻筆。我必須承認從無論從出墨、手感、質感、大小,我認為這筆表現得都優於同價位的塑膠筆,只是長得就不討我歡心。如果不看外型的話,用起來我的感覺就是耐用、可靠。當然我還需要更長時間的使用才能更確定他的品質。在收了不知道多少支限量筆之後、在寫了不知多少文章說某某限量筆設計得多好之後,我開始更重是一枝筆是否能堅固耐用,能讓我隨意的攜帶而無須細心的照料,然後在我使用時能永遠一如平常表現優良,而墨水從筆尖流出時讓我能感受到使用鋼筆的喜悅。我從重新體驗Waterman Laureat後就有這樣的想法,而我必須承認 Cross Apogee 也給了我很類似的感受。最後我真的很想跟Cross說:筆尖設計的那麼小,上面刻的字小到我都看不見,這應該不是現代鋼筆設計的主流,筆尖有畫龍點睛的功用,不管東西作多好,美學還是很重要。可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做好產品還是會有人能明白,能撐一百多年的公司也是鳳毛麟角,總有他們的生存之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