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41908839941_fa17b3696b_h (1)有朋友推薦Otto Hutt這牌子,強調是德國製。我看了一眼真的有德國的金屬風格,這些德國金屬筆感覺有點類似,但仔細看並不相同,各有各的設計,這種永遠不會壞的堅固感立即引起了我的興趣(自從有些材質運氣不好時會進入自動爆裂分解程序,耐用性已經成為我重要的考量)。照原廠的說法這牌子翻議成奧托赫特。在1920年由Otto Hutt先生成立於德國的黃金之城佛茨海姆。在那裡從18世紀起變大量的生產珠寶裝飾。而Otto Hutt從銀器以及文具切入市場。既然該公司是以銀器起家,當然在收藏時我首要的選擇就是925銀筆。由於我的手並不是很大,大型的銀筆對我而言太沈重,所以我選擇該牌的 精工藝Design 04 – 下的細條扭索紋(我個人覺得分類不是很優)。這樣的金屬條紋是由17世紀的法國人所發明,利用機器在金屬上刻出各種變化的條紋,只是到今天已經改由精密的機械製作,不再由人工處理。所以意思是說結果相同,但工法已經不同,這點有點可惜,如果照古法製作一定更吸引人,但成本就不知有沒有辦法控制。而金屬零件則由黃銅鍍鉑金。這系列的筆大小適中,筆蓋設計得非常漂亮。而這系列的筆尖搭的是鋼尖,但可自行決定要不要升級成18K金尖,我覺得如果預算允許是一定要的,但鋼尖其實我覺得也夠用了,但收藏還是金尖好點。筆尖稍具彈性,使用上四平八穩,但也沒有特別突出的筆觸。也許是新品牌吧,我覺得CP值挺高的。我蠻喜歡 Design04 這系列的設計,蠻期待這系列能有更多的款式發展。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官網看看。

 41908839171_7573156ff4_k
28038641488_411c2dcabe_k
41865492212_89c56f34af_k28038640898_16eae294bf_k27039820407_e2f200a504_k27039819607_3c58895505_k27039820037_f2e8b976a3_h41908838321_7b9aa6bc3a_k

廣告

41867482441_82d107cf04_k.jpg
收老筆的過程除了狀況良好的以外一定也會遇到需要維修的,或者原來狀況好的老筆,墨囊隨著時間慢慢的損壞,原本好的筆變成需要維修的筆。初玩老筆時也是每枝老筆都要修復,而修復的過程也是充滿了樂趣與成就感,但偶而也伴隨的失手的懊惱與悔恨,至於不會修的就送到專家那裡處理。隨著時間增長,收的筆越來越多,慢慢的已經修好的筆又變得需要維修,原本每枝筆都要修的想法也開始產生轉變。漸漸的我從修變成不修,雖然修筆很有趣,但修好的筆如果沒有什麼使用的情況下又要重複的再修,漸漸的樂趣就變成的負擔,另外也不希望因為自己失手造成世上的老筆越來越少。所以除非是要使用的筆或是特殊想修的筆,我已經不再沒事就要修筆了。同一件事隨著我的收藏的時間與數量不同我的想法也隨著不同。想起以前跟人爭說筆是不是一定要寫,修或不修,其實都沒一定答案,都只是自己因為修行還沒到也就有了偏執。就像小時候對事情的看法從是非題變成選擇題,長大後又進化成申論題。年紀更大才明白什麼叫條條大路通羅馬。

 

41826067401_391c549a4a_h
前幾天測試過平價的口袋型鋼筆後我就對這類型的筆產生興趣。很快的我就在小品雅集找到了Stipula Passaporto。義大利的美學果真不凡,同樣的設計在義大利人的手中硬是高上幾段。首先Stipula很巧妙的利用寬版的筆環連結筆蓋與筆桿,中間嵌入象徵品牌的葉子,同時這個葉子還兼具防止鋼筆滾動的功能,而設計限量筆時只要將葉子改成主題的標示又是一款新的限定款。筆桿上刻上Stipula made in Italy,單調的筆桿立刻又活了起來。筆尖則採鋼尖,有三種選則 F、M、Z。而筆桿也有紅、藍、透明三種選擇,筆蓋的前緣則微微的縮小,讓筆蓋轉上筆桿時能更服貼虎口。上墨方式則有滴入式以及卡式墨水兩種,這是這類口袋筆最厲害的部分,雖然小小的筆桿,但是因為利用整個筆桿來儲墨,所以儲墨量反而非常的大,從照片裡可以看到可以儲放好幾支吸墨器的量,非常適合旅行來使用,這筆款的名字也叫passport很明顯的讓筆像護照一樣隨身攜帶通往各處。用這樣的價格能享受到義大利的設計我真的覺得CP值很高,我很喜歡這款筆的設計也符合我出國工作時隨身方便攜帶的需求。說到這裡我覺得其實還能再做得更好一點。這種因應出門在外而設計的鋼筆其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就有了。在那時也是用筆桿儲墨,只是那時的人沒有聰明到設計口袋鋼筆,他們想的是帶幾粒墨球,想寫字時,只要將墨球投入筆桿然後加上清水溶解墨球就能立刻寫字。不知道這世界上是否還有公司能製作墨球(應該不難吧),既然筆桿都設計成了滴入式,如果能在推出一盒隨身攜帶的墨球,我會覺得真的每個環節都想得很到位。當然我明白吸墨器比墨球更方便,但我覺得如果只是方便帶原子筆更方便,使用鋼筆就是要感受到使用過程的喜悅不是嗎?
41826068001_cfb1c38656_k

41826068791_91ebd44467_k41826069201_fca71607b1_k41826069511_85faa9cfe9_k

 

 

40901938905_1f276c1b20_k前幾天在露天拍賣找東西時,意外發現了這隻鋼筆。由於近年來常出國辦事情,特別想找一些短小的鋼筆方便外出攜帶,之前找到Kaweco Sport已經覺得非常小了,照片中的筆卻又短了一公分,確實達到了迷你鋼筆的程度,終究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由於售價399我想也沒想就定了一支來試試看。收到的時候我還真的嚇了一跳399的鋼筆用類似iphone的盒子裝著,跟我原本期待用便宜的紙盒裝著的樣子完全不同。印象分數立刻加了不少。打開後除了鋼筆以外還附上一支滴管,顯示該筆是滴入式的設計。別看這小小的筆桿,要是真的整支裝滿了墨水還真的能寫好一段時間,拿起鋼筆以後又發現一盒卡式墨水,原來也能搭配卡式墨水使用,也許跟卡式墨水相通的吸墨器也有機會用到也說不定。從下面的照片來看,筆桿可以存放好幾支卡式墨水的墨量。將筆蓋轉到筆桿末端後,又變成了長短適中的鋼筆。我嘗試著寫了幾個字,出墨的表現真的還不錯,雖然是鋼尖表現蠻優異的,沒有什麼可以嫌的。突然覺得有些牌子筆那麼貴出墨的控制卻不好,真的不應該。寫到這裡我還不知道這到底是那家公司的產品,在被品牌限量筆淹沒的時代,偶而我也希望就回到筆的本質而不必在乎他是誰,把100元的筆玩出1000圓的價值。如果要我雞蛋裡挑骨頭的話,我覺得筆蓋是稍粗了點,筆概的前端可以更細點,這樣貼合在虎口時會更舒適些。另外可以考慮開發三入小筆袋,這樣一次便可攜帶多種的顏色。如果能有個筆夾就更好了,在桌上就不會滾來滾去。這牌子可以多參考一下Kaweco Sport應該還有好幾種玩法。40901937185_cf47bab87c_k41800913811_e4ed489868_k40901940505_17bf370f85_k39993785090_481892fac0_k27932765718_afaf36545e_k

41581607022_b741a21a57_k
這是中屋複製他的母公司白金牌在1924年稱為 藤網目 的產品。在 中園 宏 所著的 世界的萬年筆 第129頁可以查到原始的藤網目,確實跟現在的樣式非常的相似,不過在該書裡面這款設計稱為 網目細工。在Andreas Lambrou and Masamichi Sunami所著的Fountain Pens of Japan的第295頁也有提到該款筆還有幾種顏色,在當時是滴入式的上墨,由於該筆非常的脆弱,所以不是長壽的產品。根據原廠的說法原始的版本是利用藤條編織成籃子狀的紋路然後套上筆蓋與筆桿,原始的版本已經做得非常的細緻了。在這個複刻的版本所採用的是六片竹子編織而成,非原始的藤條(是為了提高耐用度嗎?)。總共有三種底色,分別示弱草色、紅色以及藍色,原廠特別提到款顏色的生產批次為10-15枝。白金牌在1924年就能夠推出這樣的產品的確是非常的有創意,在當時美國比較高階的多為雕花套統金屬筆桿,除了在英國的老店Asprey有出過Waterman魟魚皮樣式,我印象中還沒看過其他樣式的生物材質(如果筆友有看過其他款式的生物材質(1920年代)也請告知)。中屋這方面的確承先啟後。我特別喜歡這種麻煩的筆,最好是很容易失傳的技術,這樣就有收藏價值了。


相關的技法可以參考 竹虎 虎斑竹專門店

26753419237_3c82267574_k (1)

41581607522_759e06146e_k1鋼筆眾議院成立以來也是十多年了。這十多年來從單純的討論,到出國探訪筆店,然後開始訂製鋼筆到開始有筆友投入鋼筆產業。比起當年我開始玩鋼筆的時候兩張麵店的桌子就能放下願意出來交流的筆友真的是有很大很大的差別。回首來時路真的是不容易。台灣鋼筆產業在這些好朋友的引領下有了很驚人的變化。而隨著論壇模式的式微,眾議院也慢慢的成為FB下的隱藏社團。雖然人數少,但是挺開心的。

隨著對鋼筆的認識越來越深與筆廠的關係越來越好,其實漸漸我們知道了某些筆廠是有能力客製產品的,終於有一天有人提議要做鋼筆眾議院的限定鋼筆。當然這個想法立即引起了回響,多年的社團如果能有記念筆的話也是很好的回憶。當時大橋堂算是還蠻廣受喜愛的,非常的有個性,而且這款經典樣式多數會員還沒有(但其實我有),設計感覺上特別的渾然天成,我一直偷偷祈禱不要選這款,這樣就很少人有,但是院士真的很內行,終究還是選了這款。不過手工訂製的其實說一樣還是有相當的差異,只能說風格很類似。等待的過程是很漫長的,從價格、顏色、筆尖的選擇,到討論字體都經過漫長的時間加上幾次的投票,靠幾位熱心的筆友一直來回溝通。終於才完成。完成時我幾乎都快忘了有這件事,代表筆其實沒那麼好做,錢沒有白花。這次的經驗真的覺得手工製筆真的也是沒有想像中的容易,但有了這次的經驗,我覺得以後可以玩一些比較刺激的,比如說特別的上墨系統、材質、……不能透漏太多。最後真的很感謝所有眾議院筆友的參與,讓我們的社團有支獨一無二的筆。

41581607522_759e06146e_k1

41495136731_e8f3d9a69a_k
2009年的時候我曾經介紹過一隻Wyvern 101蜥蜴皮,經過了9年之後,在偶然的機會裡我找到了真正的蜥蜴皮。如果比對之前的筆很明顯的這是兩種不同的紋路。決不是同一種皮款。為什麼我能確定這款式蜥蜴皮?首先這款筆是有伴隨著標籤的,很明白的寫著Lizard Skin。另外Fountain Pens of the World第149頁,其實有隻一模一樣有著同樣標籤的筆,所以我認為這次事實應該是很明顯了。至於原來的筆到底是什麼皮以及總共有己款皮?我在Fountain Pen Network 找到一篇討論,認為總計有五種皮。Pig、Lizard、Crocodile、Alligator以及Snake。我又在gopens找到以前的拍賣、由左至右分別是Crocodile、Lizard和Alligator。由於筆況非常的新可以明顯的看出不同。這次Crocodile有標籤,所以我選擇相信。紅色那隻Lizard據說是特別訂製款。如果Alligator長得如gopens所示。那麼我的筆應該是蛇皮。不過問題是我沒有找到任何說是蛇筆的皮,反而看到有筆店說我的款式是Alligator,只是我這次不太相信了。之前賣我筆的也是很專業的賣家一樣是出錯了,這次我希望能遵循資料找到正解。有資料的筆友就麻煩幫忙提供資料。
40782164504_f854dd924f_k
2009年買的皮筆比對2018年的蜥蜴皮-〉明顯是不同的種類
39686199000_ea2b184a4f_b (1)

27598756028_9adc0bea93_k
大概三年前我到法國出差,隨著朋友順道到一家老字號的免稅商店逛一下,該店就在羅浮宮的附近,從我年輕的時候第一次到法國導遊就帶我去了,到現在依然生意非常的好,旅行團都是一車一車的來搬,隨時就像百貨公司的週年慶,裡面也有台灣籍的服務人員,如果你是自己來的,也許有些都西還能有點折扣,也只能說到這裡,要怎麼做就自己想了。聽說老闆是猶太人,真的很做生意很有一套。當時我在櫥窗理看到兩支筆,一支就是2015年的文學家托爾斯泰,另一支就是今天的主角M。如果只看M我第一個聯想到的一定是007的M,很可惜這是另一個M。當時我注意到筆桿上切出了一個特別的平面,然後有顆小白花直面對著我。當時我從沒有看過這個款式,於是我請店員拿出來給我看一下(設計師的目的達到了,讓品牌第一眼就吸引你),結果一試讓我吃驚的是筆蓋的設計。一般而言筆蓋不是用螺牙旋入就是用拔的,而這個筆概的是磁吸式的。我隱約記得好像有其他的牌子好樣有過類似的設計,但真的想不起來,對我而言這是第一次親自接觸磁吸式的筆蓋,我必須承認萬寶龍做得非常的好,每次將筆蓋往筆桿放時就會自動吸附就定位,而且只要隨便旋轉筆蓋就會利用磁力分離。產品非常成熟。另外這隻筆從握位做得非常的細膩,特別是無數的細環握起來很特別,一般這樣的環都是用來所筆蓋的螺牙,但位什麼磁吸式的筆要有這樣的設計很奇怪,照道理應該相S.T. Dupont那樣的較正常,但我沒有看到這方面的資料,既然不知道也不要多作臆測,有人查到再通知我吧。筆夾雖然原廠說是什麼鍍鉑的筆夾但是我個人覺得筆夾算是平庸了點,讓我很無感。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筆是當代的設計大師Marc Newson (曾入選時代雜誌世界百大影響力的人物)與萬寶龍所合作設計,據說該設計是跟當代的建築致敬(這點特別切的平面就比較有感,有點像我在紐約看到的大樓的感覺,不過原廠好像沒提到是那部份),而筆尖刻有MN說是向Marc Newson致敬,而M也代表萬寶龍。特別一定要提到的是筆桿是由珍貴的樹脂所製成(我衷心的期望產自阿爾卑斯山頂白朗峰)。整體而言作日常用筆還可以,書寫時由於金屬的握位,重心明顯的往下有點自動定位的感覺,筆蓋的設計算是很優秀,沒有這種設計的可以來一支,設計感覺上很Smart但不致於有哇……的感動,所以……


註:當初買的時候只有卡式墨水可以使用,後來發現小品雅集有賣台製歐規的吸墨器可以使用、真的很幸福

27598756508_9c7b704547_k
40756221064_82b4768acf_k
40756220514_cabe91c4a0_k

40678014154_1ab95323eb_k (1)
昨天為了幫女兒改作業,隨手拿起抽屜角落的一支Cross鋼筆裝起Waterman的紅墨水,隨手寫了幾個字以後,我心理開始驚嘆這筆的出墨真的不錯,細中帶濕,濕中又帶著微微的刮紙感,很不錯。說真的除了一款Cross的古董筆外我沒有想過收這牌子的筆。對我而言這就是文具店裡面賣的禮品,完全沒有收藏價值,作為一個認真的玩筆人我怎麼可能收這種東西。隨著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我心理開始一直浮出一個字,心魔,我開始問自己為什麼從來都不想碰這隻筆。我必須承認從無論從出墨、手感、質感、大小,我認為這筆表現得都優於同價位的塑膠筆,只是長得就不討我歡心。如果不看外型的話,用起來我的感覺就是耐用、可靠。當然我還需要更長時間的使用才能更確定他的品質。在收了不知道多少支限量筆之後、在寫了不知多少文章說某某限量筆設計得多好之後,我開始更重是一枝筆是否能堅固耐用,能讓我隨意的攜帶而無須細心的照料,然後在我使用時能永遠一如平常表現優良,而墨水從筆尖流出時讓我能感受到使用鋼筆的喜悅。我從重新體驗Waterman Laureat後就有這樣的想法,而我必須承認 Cross Apogee 也給了我很類似的感受。最後我真的很想跟Cross說:筆尖設計的那麼小,上面刻的字小到我都看不見,這應該不是現代鋼筆設計的主流,筆尖有畫龍點睛的功用,不管東西作多好,美學還是很重要。可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做好產品還是會有人能明白,能撐一百多年的公司也是鳳毛麟角,總有他們的生存之道。


今天從我沒有發表過的90篇草稿裡面看到了下面這篇8年前的草稿,對於當年白烏龜的裂管早已經不是討論而已了,後來很多筆友反應了他們所遭遇的問題,事實是什麼也已經很明白了。對於當年的心情我沒有打算Delete掉,因為筆記本來就是我紀錄我對鋼筆感受,這是我的記憶,我仍想記得當時我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我對這篇庫存的老文章還感興趣,因為這麼多年後我發現相對我遭遇過的各種問題白烏龜的裂管算是小小的問題,當然以現代筆的標準而言還是很不OK的,不過我已經一點點感覺都沒有了。除了 以外,我還遭遇過 碎、化以及變形。這中間涉及多個品牌以及熱門的收藏我不想造成無謂的討論,正如過去有人提到了,也許是我特別倒楣也說不定。但對於不小心跑到筆記的朋友我還是想提醒一下,不要完全都收同一類型的東西。不要以為連外國幾十年都沒有怎樣的東西,放在台灣也一樣幾十年都沒問題。越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材質我個人認為是要特別小心。溫濕度特別要控制一下。財務管理上有句話就是,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裡,我就是這個意思。當然要是你感情夠深或是口袋夠深,就勇敢向前也沒問題,但有天不要說我沒有提醒你,每當我看到一堆同樣的東西擺在一起時我內心真的替你擔心。


以下2010年未完成文章,也沒打算完成

2006年11月我在筆閣發表了百利金鋼筆裂管事件–處理 。一發表便引起了筆友廣泛的討論。而這篇文章也成為其他華人世界的筆友對於裂管問題討論的源頭。也因為這篇文章的爭議,在當時台灣知名的鋼筆論壇-墨泉在筆友的論戰中結束。但是我並不是最早發現裂管問題的人,在我之前某位我很敬佩的前輩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緣由。最近又有筆友發表同品牌筆款類似的問題,又在一次激起激烈的討論。對我而言當年的激情早已隨風而逝。而那隻筆我一直妥善的收好,一方面想看到底會裂到什麼程度,另一方面我想對於當年參加論戰的筆友這筆應該有他的紀念價值。這一次我倒不想談筆商到底有多可惡,到底多不負責任,因為這些論點早已不知討論了多少次,這一次我想在自己的部落格,在無須考慮其他人的狀況下,談一談在討論的過程中的各種現象,或許這有助於一些新朋友能在混沌的資訊洪流中找到一點方向。

首先到底裂管是不是一件常見的事?我收藏從1910年到2010年約100年間各種材質品牌的鋼筆,在我所知的領域裡,的確有因為賽璐珞的材質不穩定導致財質水晶化而易碎。幾年前我們也曾發現過一款歐洲某s牌的某款筆出現裂桿的情形,後來傳出該牌自付運費幫國內某位消費者修復的說法。也曾發現木頭筆的裂紋。至於在主力筆款的領域裡,在非人為所造成的連續裂桿我從來沒有聽說。除非你把筆摔裂,不然裂管絕對不是正常的事。而筆放在抽屜裡自動裂開也覺不是你的使用不當。

從供給面來看。在這過程中有兩件奇怪的事,

一:既然筆桿會裂,筆友反應激烈,為何筆廠到目前都未發表公開正式說明,而且也沒聽說製程有調整來改善這樣的情形。裂桿還是斷斷續續的傳出消息。我高度懷疑,多數的筆友未必有上網路研究過,一但裂管便和我一開始所懷的的一樣,認為是自己的錯(所幸當時我的筆已經不少,這筆一直乖乖的躺在抽屜裡,我才能肯定這筆我沒動過)。再加上廠商一句使用不當,便乖乖付錢了事或是買一支新筆。就算知道事情始末的筆友大概也因工作忙碌沒有人把筆廠拖到消保官那裏去。所以打死不認看來是上策。

二:既然筆桿會裂為何國內的筆店還在持續的銷售?甚至有筆店願意自己吸收問題筆款。這是一件更令人覺得吃驚的事。在零售業,連幾十元的東西只要盒稍微色通路馬上就退貨,更不用提產品有問題通路幫你吸收。還是通路自己知道在賣害人的東西,一方面原廠強勢不處理,一方面自己知道理虧,半推半就就自行吸收了……

« 上一頁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