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德國


經過了3年,終於我又重回了德國科隆(之前的遊記)三年來其實科隆是有些改變,如過要說印象最深刻的部分就是教堂的整修似乎已經完畢了,之前來都有看到整修的棚架,這次已經都移除了。重回舊地當然還是要連絡一下德國的筆友(這裡稱J先生),雖然經過了三年他仍然還是記得我,特別是他洽好去度假回來,時間上接得剛剛好,這次的運氣實在不錯。正如以往,他到我住的飯店來接我,然後前往他的工作室。

這次來帶一些筆回去還是我主要的目標,然參訪工作室和收藏室也是很必要的。這次再前往工作室的路上還聊到是否有賣筆的零件,他告我其實現在完好的鋼筆越來越難找到了,狀況好的筆多在玩家手上了,多數的鋼筆多少還是有些小瑕疵,如一些小裂紋的問題,雖然不影響使用和賞玩,但價值仍然是有貶損的。這樣一來鋼筆零件就顯得相當的重要,除非是很好的客人或朋友,一般而言是不提供零件的。到了家裡,J先生拿出他正準備要去參加筆展的筆,大概多是由48入的筆袋裝著,他還特別提到,一支接著一支整齊的裝好很重要,因為筆展的人很多,一不小心就有人順手牽羊,裝的整齊有新人就不容易得手。將來台灣要是有筆展,參加的朋友到是要特別注意這點。相較於網路購筆,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現場看,雖然網路價格有是卻有便宜可以撿,但是風險也很多,現場看筆除了降低風險外,還可以挑自己喜歡的筆尖,有時候尖比筆還重要。這一次我特別挑選了DF尖的筆,這種筆尖是專門用來寫複寫紙用的,簡單的說到便利商店寄黑貓宅急便就是要靠這種筆,一般的筆尖應該是不能勝任這樣的工作,不過不幸的是這樣的筆尖據我所知應該是已經沒有生產了,即使有應該也非常少見,不過我還是傾向停產了。於是現場老百利金的DF尖應該都被我收走了(過癮)。經過我很龜毛的挑了一個小時後終於挑完了,接著就前往工作室。

工作室裡依舊放著滿滿的零件和工具,最令我欣慰的是三年前我定的兩支筆還在維修清單上,一支是Soennecken的111另一支則是Kaweco硬橡膠的安全筆,我一直沒有忘記-J先生還特別強調。希望過幾年再來的時候能夠完工。在工作室裡J先生特別跟我聊到他最喜歡的拋光膏Wenol已經要停產了,為此他還特別買了20條做庫存(相信我20條真的可以用很久了),喜歡這條拋光膏的筆友還是趁早買進的好。接著他還特別向我說明收及零件筆的重要,因為每支筆可能壞的地方不盡相同,不同的零件筆都有著不同的作用,下面的照片就是現場其中一小部分的零件。



聊著聊著又聊到裂管的議題。之前我認為以前的筆不是黏起來的所以很少看到裂管(之前文章),為求慎重我特別請教了一下專家,結果我原先的想法是錯的。J先生還特別找了一支裂開的老100給我看,不過要用點力才會張開,不過到底現在和以前的做法有何不同他也不清楚,相對於現代筆,老筆的裂管仍然非常少聽筆友說起。

最後又參觀了J先生的收藏室,這次我察覺這次多了一支珊瑚紅的百利金100,他說這麼多年來他也只收過4枝品相好的,實在是非常少見。另外他還給我看了一支萬寶龍的迷你筆,是套筆,外面還包了一層像是琺瑯的外層,他說在骨董市場以微不足道的價格買到,但是實際上價值不斐,是這幾年最豐盛的收穫之一,這也是骨董筆迷人的地方吧。快樂的時間總是短暫的,很快又到了要離開的時候,希望下次再拜訪的時候我那兩支預定的筆準備好了。

廣告

來到德國一定要嘗試一下德國的特產。首先當然是德國筆。德國的老筆,有很高的比例是活塞上墨。只要換上新活塞其實品質實在不下現代筆。這次的拜訪除了親眼看到了已知的筆,更看到了許多未知的筆,以及未知上墨系統。照片中的筆都是德國的名產,就讓筆友猜猜看品牌好了。除了筆,德國的咕咕鐘「就是會有小鳥配合音樂出來報時的時鐘」,抽煙木偶「把香料放在木偶內,點燃以後煙會從木偶口中散出」以及德國啤酒杯「畫上德國知名景物的啤酒杯」,雙人牌剪刀「有時候百貨公司有打折比專賣店便宜」都是不可或缺的戰利品。有些德國餐廳的啤酒好像比礦泉水便宜,一定也要試一下德國的啤酒。除此之外德國香腸,豬腳、豬小腿、蘋果派、黑森林蛋糕,在當地都是平民化的美食,一定要嚐嚐。可不要到了德國又去吃中餐。最後坐船遊萊茵河的城堡應該是很美好的經驗,這次沒有事先規劃好只遊了城市,實在很可惜。但這樣一來,又有非來德國重遊不可的理由了


德國名產:咕咕鐘

德國名產:抽煙木偶

德國名產:啤酒杯

到了法蘭克福又回到資訊不足的狀況。雖然說法蘭克福有辦筆展,但走在路上可以見到筆店並不多。而且看到的筆店有相當比例是原廠的專賣店。專賣店價格上似乎都很少折扣。即使考慮到10-16%的退稅,比起來還是台灣便宜。德國產的產品在台灣相對便宜,這點也反映出台灣市場的競爭吧。在德國看到的筆多是以德國產的為主,在印象中很少注意到其他國家的筆的存在。雖然說筆友來自世界各地,但原產地對筆友還是很重要吧。

Faber-Castell專賣店

萬寶龍100週年的店頭展示

音樂廳

羅馬廣場:據說是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加冕之處

萊茵河畔的風光

應該是歐洲央行

神秘的家徽

正當苦無門路找尋古董筆時,經由外國筆友的輾轉介紹,竟然聯絡上了當地的收藏家Jürgen。由於事出突然為了找出拜訪的時間還花了一番功夫。筆友還很熱情的來飯店載我。到了筆友家中當然是看看他想轉讓的筆中有沒有我想找尋了。筆友隨便就拿出數百枝筆,德國真不愧是鋼筆原產國,隨便各式各樣的筆款都有。一邊看一邊聊,原來筆友從1989年左右就收集鋼筆到現在,看到有些筆是還沒有修復的狀態,筆友也發表了老筆的維修甘苦談,即使是有18年收藏歷史以及龐大維修經驗的玩家,在維修的過程也不能避免損壞,畢竟是60-70年的古董,有些保存狀況不好的筆,塑膠材質很容易就裂開,大家多看到已經維修好的筆,但實際上有無數的筆,在維修過程中都陣亡了,所以維修完成和沒有維修的價格是很不一樣的。所以在德國,有些玩家乾脆採取不維修政策。就讓筆一直保持原狀。想到德國的筆多是以活塞上墨為主,而且各牌的上墨系統各不相同,真的是維修不易。

看完了想要的筆,筆友說要要帶我去看更有趣的東西,那當然就是他的收藏。當然,這是本次拜訪很重要的目的之一。每個玩家手上都有不外傳的寶貝。到了他的收藏房間後,我才瞭解什麼叫做收藏。光是Pelikan的各系列就有數百支。還有各式各樣的萬寶隆,印象中最特殊的萬寶龍在黑色的筆身上竟然刻有特殊的花紋,比書上能看到的還要多很多。在抽屜以及地上角落還有屬不清的筆盒,每個盒子裡收有十幾枝筆。各式各樣難得一見得德國筆。除了筆款的收藏外,各式各樣的原廠配件也都一應俱全。我想這房間的筆應該至少有上千支,而且支支都是精品,實在可怕。於是我不禁提到,要收到這麼多的筆,是很大的一筆錢吧?這時候Jürgen告訴我在20年前,在鋼筆還沒有那麼被重視的年代一枝筆不過20馬克「歐元之前德國流通的貨幣」便能買到,那時候誰也沒想到今天會如此。說著還拿出寫了數十年的小紙片,每一張紙片都有當年的原始價格。收藏這麼多筆,其實花下去的精神才是難以估計的。說著還聊到,一些收藏過程的小故事。有寫筆真是得來不易。在聊了過程中,筆友的母親也來看看遠道而來的客人長得什麼樣。也跟著聊起來。原來筆友的母親在收藏洋娃娃。還幫忙整理鋼筆收藏。真是令人羨慕。

聊著聊著筆友又要帶我去看他的工作室。工作室位於地下室,走進工作室同樣又看到數不清的老筆,修好的,沒修好的,等待零件的,各式各樣,筆友告訴我,要修好這些東西,大概要不眠不休的工作兩年。除此之外,還有一小盒,一小盒各式各樣的零件。當時我覺得奇怪為什麼要收集這麼多的零件。此時他拿起了一支很漂亮Lapis Blue Osmia的老筆,筆的主人是為奧地利的好友,光是等零件就等的兩年。還沒等到零件就已經而開人間。這筆如經已經成為友誼的紀念。這是我才能想像,為何需要儲存這麼龐大的零件。聊著聊著,不知不覺已經四個小時了。雖然覺得仍意猶未盡,但總有結束的一刻。主人也很幫忙的送我到我要去的下一站。

看完別人的蒐藏,真的才瞭解到差距有多大,很可惜的台灣鋼筆的蒐藏環境遠遠不能與外國相比。不過經由世界筆友的網路,我們也能一窺到世界級的收藏。對於幫忙介紹的筆友以及熱情招待的主人,也都一併感謝。至於本次的收穫,下次在介紹。

對台灣而言,德國的確是個遙遠的國度,從台灣到德國的法蘭克福直航也要14個鐘頭才會到。因工作的關係有機會到德國一遊。到網站找了一下德國的筆行,總共早到了3家,可惜的是德國文實在太複雜,雖然有地址,但仍然只能找到一家。地點十分的隱密,筆的種類也很少,大概都是德系的筆,不過在這種惡劣的環境,還是找到了早已絕版城市系列的雅典,總算得到了一點點的安慰,只是店裡看到的筆款都是台灣也看得到的筆款,實在心中有點失望。特別是最喜歡的老筆一直都沒有下文。看來這次的收穫應該很少,就在此時奇蹟發生了… … 待續




法蘭克福機場的早晨

高速火車ICE的站台

高速火車ICE時速可達300公里,多線連貫德國主要的城市。如果台灣只因高鐵就自滿,哪就Orz.

德國電車站

科隆的知名教堂

雙人牌的刀具也是德國的名產

當地知名的餐廳:啤酒、豬腳、香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