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筆日記本幾週前,我來到銀座的伊東屋,由於到得早還在準備開店中,不過入口處擺了一些書籍可以先逛一逛,近距離看才發現擺在入口處的並不是書,而是一本本裝訂精美的日記本。在寸土寸金的銀座,在一家店最精華的位置擺上了日記本,依我的裡解決不是偶然,一般而言賣場會依據消費者的動線來擺放重要的產品。這些日記本除了有各種大小以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格線,有些甚至標榜能用十年。而周圍還特別擺上圖文並茂的日記範本,讓人看了不由自主的就想買一本回家使用。在這眾多的日記本中,我挑中了一本直寫式的日記本,記得成長的過程中學中文都是由上往下寫的,長大以外不知什麼緣故,反而習慣由左往右寫。直寫式的日記本,給了我很強烈的認同感。我深刻的感覺到在這虛擬與真實交錯的年代,真實的存在感是很重要的,而日記正是自己存在的證明之一。之後我一直反覆思考著為何伊東屋要將日記本放在店中最精華的地段。我慢慢理解到做為文具店,書寫是文具的根本,消費者要對書寫產生需求然後才會帶動文具的使用。而日記有可能是最根本的要素之一。一個習慣寫日記的人,極有可能會用同樣的方式來處理手上眾多的資料,進而帶動消費─文具產業的發展。簡單的說就是把書寫導入生活習慣中,而市場自然就放大了。當台灣店面抱怨著使用鋼筆的人越來越少時,實際上筆行對於書寫文化的推廣是否出過力?伊東屋的做法給了很好的示範。
鋼筆日記本
鋼筆日記本
鋼筆日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