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 Hakase 大咖又給我看了他的最新收藏,向來他就不喜歡跟別人收一樣的筆。這點我其實也蠻認同的,每一個人應該本著自己的喜好收藏自己的筆,就算是簡單Lamy,收藏的方向明確一樣很有趣。跟別人一樣對我而言就顯得自己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人云亦云,這是立身處世的大忌,特別是在這個整天都在帶風向的年代。在本著不要跟人家一樣的原則之下,看著美麗而立體的蒔繪心裡暗暗吃驚,看起來這要不少錢吧?大咖微笑點點頭,我想這次多少錢都不說,那鐵定是要考驗我們對鋼筆的熱情以及口袋的深度。

如果說這筆要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那就是Hakase也進入了蒔繪的時代,不再僅僅是以材質原料為主,輔上各式各樣的造型。對於這樣的進化我是非常歡迎的。未來勢必迎向花樣的大爆炸。比較挑戰的是要如何控制成本價格才能被消費者接受,也或許高成本更能反映手工訂製鋼筆的獨特性,這樣就不會有人跟你擁有一樣的筆,一樣也是件樂事啊。


同場加映

早些時候螺鈿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