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收到消息說萬寶龍大師系列推出紅蟒蛇,對動物界不是很了解的我以為是拿去染色的,畢竟這樣的作品真的讓我覺得實在太華麗了,以生物的材質來說美麗到太不真實,但是想一想萬寶龍應該不會拿染色的產品才作為材質才對(不過有人告訴我多少顏色都要處理一下),google一下後發現真的是有紅蟒蛇。這時候真的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但真正看到產品已經是2020年的事(為什麼2019的產品是到2020才出現?)皮筆很早以前英國的Wyvern就做過了鱷魚皮、蜥蜴皮蛇皮、等各式各樣的皮,後來白金牌也出了一系列平價的皮筆。一般而言對於生物材質我不是很有興趣,因為我覺得生物材質不是很耐用,也不容易保存,但由於手中的蛇筆狀況不錯,再加上這次的紅蟒蛇實在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終究是很難抵擋它的誘惑。雖然隨著年紀越來越不喜歡殺生,但畢竟蟒蛇已經犧牲了,沒有好好的收藏起來也不好,不過從愛護動物的立場還是能不殺生就不殺生。不過很明白的是皮筆終究是皮筆,拿在手上就能感受到一片片的蛇皮,我個人不認為這樣的產品適合作為日常的用筆,而且筆蓋以及筆桿上都很明顯的有一條很細緻的縫線,與其說這是一枝筆倒不如說是工藝品到更合適,偶而拿起來簽簽名,感受一下生命的美好,金屬的筆桿也稍有重量,長時間寫應該不是很合適,但要時時用的話還是來支黑玉樹脂(誰發明這名詞的真是天才,明明是樹脂硬要扯黑玉)的146比較實際。不然以後要縫合維修也是自己找麻煩。不過想起以蛇夾聞名的萬寶龍第一次出蛇皮的作品,對於死忠的萬寶龍迷而言應該還是有致命的吸引力才是,但我覺得奇怪的是筆夾這時候是不是用蛇頭更到位,只是這樣就不像大師系列了,還是說留一點差異,以後再出特別版。通常製作保存麻煩的東西,以後流傳的通常都不會太多,這時候缺點又變成優點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