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67482441_82d107cf04_k.jpg
收老筆的過程除了狀況良好的以外一定也會遇到需要維修的,或者原來狀況好的老筆,墨囊隨著時間慢慢的損壞,原本好的筆變成需要維修的筆。初玩老筆時也是每枝老筆都要修復,而修復的過程也是充滿了樂趣與成就感,但偶而也伴隨的失手的懊惱與悔恨,至於不會修的就送到專家那裡處理。隨著時間增長,收的筆越來越多,慢慢的已經修好的筆又變得需要維修,原本每枝筆都要修的想法也開始產生轉變。漸漸的我從修變成不修,雖然修筆很有趣,但修好的筆如果沒有什麼使用的情況下又要重複的再修,漸漸的樂趣就變成的負擔,另外也不希望因為自己失手造成世上的老筆越來越少。所以除非是要使用的筆或是特殊想修的筆,我已經不再沒事就要修筆了。同一件事隨著我的收藏的時間與數量不同我的想法也隨著不同。想起以前跟人爭說筆是不是一定要寫,修或不修,其實都沒一定答案,都只是自己因為修行還沒到也就有了偏執。就像小時候對事情的看法從是非題變成選擇題,長大後又進化成申論題。年紀更大才明白什麼叫條條大路通羅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