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倫斯5在成功的找到第一家店以後開始有更多的信心找第二家店。而第二家筆店在事前我便做了點準備,據說是一家60多年的老店。只是筆店的位置照地圖上看來有點超出觀光的區域。在異鄉安全問題與交通問題算是自由活動時最大的困擾,同時還有團體集合時間的緊箍咒讓我有點猶豫是否要前往。最後好奇心還是戰勝了一切,搭了計程車不管一切就前往了。結果距離遠較我想像中的近。只是不幸的是3點左右好像是他們的午休時間店面並沒有開。於是我又到處逛了一下,到四點多才又前往該店,這次店總算開了。店門口的筆雖然不算太多,但在櫃臺的後面有著許多的小抽屜,裝滿了各式各樣的筆。我立即表明是為了古董筆而來,而老闆於是便從桌面下拿出一個盒子來,盒子裝著30-40支老筆。老闆一邊說著店面的老筆並不精彩,但還是有支Waterman的金屬桿安全筆引起了我的注意。這筆不同之處在於圓形的金屬筆桿上設計了3個不同的女神。這樣的設計非常罕見,我馬上就決定要把他帶回家。但由於時間還早並不急著要結帳,我又看著店裡其他的筆。突然間我又發現了一支很特別的筆,一支Sailor的老筆,估計是1960-1970年間的筆,特別之處在於紅色的筆身上刻著佛教的經文,一問價格果然是無法負擔的價格,老闆一邊說著又拿出一個盒子來,盒子裡裝著各式各樣罕見的限量筆,老闆又從盒子裡拿出另外兩支非常類似的筆,一隻好像是黑色,另外一支經文則像是刻在金屬表面,要同時看到3支這樣的筆我想真的是太難了。正當我與老闆再討論這幾枝筆時,一位老先生進來了。老闆立刻以義大利問與他討論起來,原來這位老先生是老闆的父親,老闆立刻告訴我,老筆都是他父親在管的,由於老先生不會說英文,老闆就間接替我翻譯了起來。為了表是我也是玩家立刻拿出了珍藏的OMAS Lucens的大型筆,然後表示我正在找Tibaldi, Ancora以及一些少見的義大利小廠。老先生看一看我的筆以後,問我價錢,然後告訴我這筆是二次大戰期間的產品,我的價格買的很好。然後便笑嘻嘻的從抽屜裡那出一疊照片出來,照片中滿滿的都是我正在尋找的老筆。老先生一邊指著照片中的筆,一邊表示這些都是他的收藏,偶而還會摸摸胸口說OH Crazy「我的理解」。他表示這些筆都在家裡,有時筆展會拿出來表示。聊著老闆又拿出一個筆盒裡面放著狀況非常好的萬寶龍老筆,包含了139以及紅與黑,還有一支非常細小的安全筆,這些筆原來都是筆友寄賣的,當然這些東西並不是我負擔的起的。但能親手把玩一下也是不虛此行。聊著老先生的壞習慣又來了,指著書上一支類似木紋的紅膠萬寶龍,似乎強調是大支的,說他有兩支,然後又OH起來。當下我也笑了起來,感受到歐洲玩家的幸福。然後老闆指著一枝與Visconti Uffizi 相同的賽璐珞的筆,說是紀念筆行成立50週年時發行的,強調這賽璐珞是他先用的,說這是世上最好的。當此時一位從紐約來的筆友在問有沒有西華,並表示他以前來過這家店,而且有那款50週年紀念筆。那位筆友強調他有一千枝筆,但我實在很懷疑有一千枝筆的人會到義大利去買西華,好像哪裡不太對。他發現老闆似乎沒有被他的收藏數目影響,表示晚點再過來。我猜老闆跟我想的應該差不多吧。也許他真的有一千枝筆,但到義大利買西華,功力肯定是有限「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功力有限不能理解」。由於能停留的時間有限,還是得結帳完成這次交易。老闆特別拿出了一支古董示範型的德國原子筆讓我來簽帳,讓我在離開之前又玩賞了一枝筆。雖然是筆店,但跟老闆的交談非常愉快,就像一群筆友在討論。有機會到佛羅倫斯,這筆店不要輕易錯過。

地址:Via Cavour 43. 從領主廣場往百花聖母教堂的方向走Via del Calzaluoli這條路,過了教堂後要過馬路,然後再走約5分鐘便能到達。
佛羅倫斯6
佛羅倫斯7
佛羅倫斯8
本次的收穫
water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