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給人的感覺
是物慾的
是奢華的
更常常
是庸俗的
殊不見
四處充斥著黃澄澄厚重金錶金鏈子之俗世意象
常令我很想逃
想把眼睛閉上
但隨著年紀增長
慢慢發現

沒有錯
錯的
是賦予他意象的人
就拿這枝筆說吧
Pelikan 1931 復刻版Gold
K金筆桿
但他將金詮釋的恰如其分
沒了脂粉味
卻多了份優雅及雍容大度
背景是 Gustav Klimt畫作之撲克牌
購於維也納奧地利美術館
Gustav Klimt (1862-1918)生於維也納
是維也納分離派的創建者之一
早期大多是自然寫實風格
從事大型的劇院的壁畫創作
不過1898年後風格改變
在作品中加入了更多的創意與想像
畫面中也增加了許多裝飾性的畫面
甚至使用金箔作為畫面的裝飾
這也成為他日後創作的重要特色之一
吻—(El Beso)
可說是他最著名的畫作
在維也納和他面對面時
我足足凝視了二十分鍾
無法離去
那種悸動
那種緩緩流洩出的平靜和不加掩飾之情慾
至今難忘
庸俗
在這畫是看不到的
這裡的金
對我而言
是濃重
深刻
而神聖的


更多更清楚的照片請至:鋼筆眾議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