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ker的真空上墨一直是老筆玩家不能錯過的一支筆。真中最特別之處當然是他的上墨系統「請見鋼筆實驗室介紹」, 上墨時就像是在按自動鉛筆一樣,十分的輕鬆容易,也許個人的感覺是所有老筆中最輕鬆的吧。這麼好的筆難怪當初十分暢銷,今日很容易便能找到這支筆。也因 此如果你不追求罕見的花色,大型的筆尖筆身,這支筆的價格是很容易接受的。如果考慮到價值與價格的比,要比這筆好的真的也不多見了。除了他的上墨系統外, 筆身設計也十分的有特色。一環一環的設計,加上忽明忽暗的顏色交錯,有如一棟夜間的辦公大樓,其中酒紅色的筆身是我覺得最漂亮的。當一排真空上墨的筆放在 一起時「特別是直立的放時」,時高時低,或粗或細,我彷彿看到了紐約高樓大廈夜景。而這樣的設計至今仍有筆廠「如Visconti」仿效。唯一可惜的地方 就是經過了數十年的歲月,很多原本透明的筆身逐漸變成深琥珀 色 而看不見筆身的儲墨量。所以透明度也是影響到價格的重要原因之一。不過即使你手上是支不透明真空上墨,你也不會覺得少像少了什麼。這筆的好就好在當你越瞭 解他就覺得他越好。如果再考慮到這是1930年的設計,你不得不佩服原設計者的巧思。Parker能縱橫當時絕非偶然。